踏入考古探方 驚艷一眼千年

原標題:踏入考古探方 驚艷一眼千年

尋訪正定開元寺南廣場遺址——

踏入考古探方 驚艷一眼千年

考古發掘現場

考古領隊陳偉為團員介紹現場情況

青睞團員在考古遺址現場

聽考古隊專家現場講解

清晰的文化層疊壓

現場出土的大量瓷質及陶質碎片

陳偉領隊示范洛陽鏟的使用方法

小團員現場發掘出唐代磚塊

10月19日周六清晨7點,北京青年報“青睞”團成員一行人從報社出發,前往300公里外位于北京正南方向的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這次尋訪團的目標,是一處名叫開元寺南廣場遺址的地方。2015年,因發展旅游業需要,正定縣政府開始對開元寺街區進行更新、整治工程,開元寺南邊這一塊規劃為綠化廣場,沒想到施工剛一開始,便有了驚人的重大發現。

自2015年8月起,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對開元寺南廣場遺址開展了考古勘察,勘察期間發現了夯土城墻、溝渠、房址等重要遺跡現象。2016年11月開始,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對該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

通過此次考古發掘,發現開元寺南廣場遺址文化層厚3至6米,共劃分為10個文化層,首次發現了唐、五代、北宋、金、元、明、清等7個歷史時期連續的文化層疊壓。文化遺存豐富,共發現遺跡兩百余處,出土可復原器物6000多件,主要分屬于以下三個系統:開元寺寺廟建筑系統、晚唐五代時期城墻系統、宋金至明清時期民居建筑和街道系統。

這處驚世駭俗的考古發現,讓正定縣這個原本就名聲在外、成名甚早的千年古城旅游重鎮,又被賦予了新的意義。這次考古發掘,無論在遺跡現象還是出土遺物上,在正定城市考古中均屬首次。

2015年10月15日,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偉剛剛在張北壩上做完早期長城調查回到單位,第二天16日上午便接到了新任務——赴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主持開元寺南廣場新發現的遺址區域的考古工作。

“原本我們認為這個工期應該會比較短,一兩個月就能結束。但是隨著新發現越來越多,我們判斷這里可能會有引起轟動的重要發現。正定縣委縣政府聽說這件事,馬上拍板表示要‘考古先行’,暫停綠化廣場的計劃。”陳偉對北青報記者講述。

在如今的開元寺南廣場遺址一側,掛著一條橫幅標語,大概最能解釋“考古先行”的含義: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

“正定現在做所有基建項目都是考古先行的,在城區內施工動土時,正定縣政府一定是先請考古隊過來,甚至住建部門還要來現場,主動配合考古隊。”

陳偉領隊說,之前其他考古項目所在地的住建部門和文物部門“打架”的情況,從來沒有在正定出現過。2015年,他被派駐到正定來,一干就是4年,他告訴北青報記者,這4年在正定干得特別舒服。“正定縣的住建部門花了很大力氣,因為拆遷完了地表有許多建筑垃圾,他們主動配合,住建局的領導主動過來跟我們接洽,交流這個事應該怎么弄,需要機器、需要設備還是需要人員,全都配合我。”

在縣文物部門和住建部門的配合下,大型機器進場迅速清理了地面建筑垃圾,形成了便于考古隊勘探的環境。“國家文物局、省文物局支持,每年我們報多少計劃就批多少計劃,需要多少資金就給多少資金。上個月國家文物局的領導過來看了,我跟領導說,我得再挖一年,領導當時就說,挖一年哪行啊,你得持續地挖下去。”陳偉說,這樣相輔相成的關系,才能把事兒做得迅速、干凈、漂亮。

罕見的七個歷史時期

不間斷的文化層在這里顯現

午飯過后,青睞團員們跟隨陳偉領隊的步伐,來到了開元寺南廣場遺址,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這個已經成為熱門景點的玻璃圍擋,透過圍擋,能看到里面是一個一個排列整齊、四四方方的考古探方。可以看到分為清晰的東、西兩個區域,中間有一條探方隔梁區隔。雖然已經可以透過玻璃參觀,但真正進入到圍擋里的發掘作業區內還是十分難得的。

跟隨陳偉的腳步,考古現場竟然就這樣近在眼前了,往前走一步就能踏進去,站在探方中,面對的是千年前人類的活動遺跡,剎那間,時間流轉,那些曾經在這里活動并生活著的人和事在想象中鮮活起來,仿佛自己就成為了最接近歷史的那個人。

陳偉派了三個得力助手翟鵬飛、張云清和趙星,分成三撥人馬,分批依次為大家講解。三個年輕人都是陳偉帶的考古隊員,一個研究生、兩個本科生,三個都是90后,“他們講得比我好!”陳偉笑著說。

首先講到的就是文化層,團員們都被一個新鮮的考古術語深深“洗了腦”——文化層。對愛好考古的團員們來說,這樣清晰、連續的文化層疊壓,是從來沒有見過的。“之前其他的遺址也有這種文化層不同朝代的疊壓,但大多都有中斷,并不是連續的,開元寺這里卻是從唐代到明清一直沒斷過。”考古隊員說。

當被問道如何確定、區分不同時代的文化層時,考古隊員們介紹了其中比較直觀的三個標準:土色、土質和包含物。“第一就是土質和土色,不同時代的生產、生活方式不一樣,形成的文化層堆積就會有不同的質地和顏色,土壤的質地實地用手鏟去刮就可以感受得到,而土色的差異用肉眼就可以分辨出來;根據不同的土質土色劃分出不同的文化層后,就可以依據各層里面的包含物來為每一層斷代了。”

城墻防御系統演變:

宋金百姓建房的磚取自附近唐五代城墻

目光移向探方內,可以看到發掘區東部的夯土城臺和城墻,城臺南北寬約28米,東西長約17米。城臺始建于晚唐時期,與城墻同時修建。五代時期進行擴建并對城臺部位進行包磚。

修建時,先在地面挖出基槽,基槽底部鋪墊碎石,然后用夯土夯筑,待基槽墊平之后,夯土范圍內收,向上繼續夯筑形成城臺。陳偉領隊還指引大家注意坑內的“夯窩”,這就是修建城臺時人工夯實基槽的痕跡。修筑城臺時用夯具對土進行夯打,形成了這些密密麻麻的夯窩。

通過考古發掘,城墻防御系統的變化過程得到了清晰地還原。考古隊員告訴大家,始建于晚唐的城墻使用時間短、不斷修補且具有鮮明的軍事防御色彩,這些特征均與正定在晚唐五代時期特殊的歷史地位相契合。這一時期的大型建筑構件出土較多,而一般的生活用具則發現較少。

而在原唐五代時期城臺的位置,考古隊員們又發現了大量宋金元時期的民居建筑遺存,這表明城墻防御系統廢棄后遭到破壞,大量的民居占據了城臺附近的部位。此時期,不少房屋墊土和建筑用磚均直接取自城墻,普通的民居、商鋪、民間寺廟直接占壓城墻。城市的功能和布局開始發生變革。大量民居、作坊,民間寺廟進入了內城的范圍。作坊、廟宇、民居交錯相處,沒有明顯的隔離。

從唐、五代,到宋金元時期的變化,體現了正定從防御軍事作用到生活商業作用的功能轉變。

大量民居店鋪和佛教遺存

彰顯這里曾經的商業繁華與佛教盛行

據陳偉老師介紹,宋金元時期的居民活動遺址以道路、房址、水井、灰坑和窖藏為主,房址主要有民居、商鋪和民間寺廟這三類,發現了大量的與商業、手工業有關的遺跡現象,進一步明確了金元時期開元寺南廣場遺址應屬于城內重要的商業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快赢48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