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格達迪被除掉:世界上最危險的那個人終于死了|京釀館

原標題:巴格達迪被除掉:世界上最危險的那個人終于死了|京釀館

論如何,巴格達迪之死都是世界反恐的重要勝利。

特朗普證實ISIS頭目巴格達迪身亡:他邊跑邊哭像條狗一樣死去。視頻來自新京報我們視頻。

文 | 任孟山

極端恐怖主義組織伊斯蘭國的頭目巴格達迪曾被《時代》周刊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人”。

當地時間27日上午9時,特朗普在白宮證實:“昨晚,美國讓世界頭號恐怖主義頭目受到了懲罰。阿布·巴卡爾·巴格達迪死了。他曾是伊斯蘭國的創始人和領導者,這是遍布全世界的最殘忍暴力的恐怖組織。美國已經尋找巴格達迪很多年了,抓捕或殺死巴格達迪一直是我這屆政府頭號國家安全目標。”

“世界上最危險的人”之死,將會對誰產生影響?會產生什么影響?到底有多大影響?

巴格達迪之死是對極端恐怖主義組織的重創

毫無疑問,巴格達迪之死,首先是對“伊斯蘭國”的重創。這個氣焰囂張的極端恐怖主義組織,肆意殺戮,錄制視頻,恐嚇全世界。當下的結果,他也算是惡有惡報,未得善終。巴格達迪的身亡,將會讓這個組織暫時群龍無首,是對其囂張氣焰的嚴重打擊。

另外,巴格達迪之死對其他極端恐怖主義組織也是個嚴重打擊。這個世界上,不只有“伊斯蘭國”一個恐怖組織。只是因為它最為兇狠殘暴,才被人們更為關注。

極端恐怖主義組織多元,類型各異,就像巴格達迪曾被扎瓦赫里開除出“基地組織”一樣。不過,他們理念雖不相同,但行動卻同樣暴虐。將最為暴虐的巴格達迪除掉,能夠敲山震虎,震撼到其他恐怖主義的頭目。

當然,巴格達迪之死并不代表極端恐怖主義組織的消失,它只能讓這些組織暫時被震懾。由于極端恐怖主義組織的起源實在過于復雜,死掉一兩個頭目不會讓恐怖主義的消失,就像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死掉以后,又出現了“伊斯蘭國”和巴格達迪。

不過,無論如何,巴格達迪之死都是世界反恐的重要勝利。

巴格達迪之死對中東戰事具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當地時間10月9日開始的“和平噴泉”,即土耳其向敘利亞北部發動代號為“和平之泉”的軍事行動,讓中東局勢頓時緊張。

目前,巴格達迪之死將會潛移默化影響到這種局勢。

這是為什么呢?因為庫爾德武裝打擊“伊斯蘭國”的影響將變得更小。

美國從敘利亞北部撤軍之舉,雖有國內政治因素,但也有美國認為“伊斯蘭國”勢力已被削弱的因素,為庫爾德人背書的必要性減小。正因如此,土耳其才敢在美國前腳走,后腳就開打。

可是,由于道義原因,更重要的是,庫爾德武裝手中據說有上萬名“伊斯蘭國”的戰俘,美國在形式上依然叫嚷不許土耳其動手,再動手就要實施制裁。

現在,巴格達迪死了,造成“伊斯蘭國”群龍無首,庫爾德人手中的戰俘戰略性價值相對就會降低了。因為,在極端恐怖主義者中具有強大協調能力和號召能力的巴格達迪之死,肯定會影響到這些戰俘們的未來選擇。所以,美國在實質上支持庫爾德人的動力將會變得更小。

巴格達迪之死為特朗普選舉之路增光添彩

在宣布巴格達迪之死之前的頭天晚上,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宣布:“剛剛發生了一件非常重大的事!”

確實非常重大,巴格達迪之死對特朗普的軍事行動和政治選舉意義非凡。

一方面,巴格達迪之死在某種意義上增添了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的合法性。雖然看上去是“馬后炮”,但在實踐中確實會讓包括美國人在內世界上很多人認為,美國繼續在敘利亞大規模駐軍的必要性降低。

另一方面,巴格達迪之死是特朗普的重要政治資本。在特朗普謀求連任美國總統的選舉過程中,他將會一次又一次提及這一重要功勞。說不準,還會說他宣布從敘利亞北部撤軍也只是為了引蛇出洞,趁勢打擊。

不過事已至此,不管怎么說,巴格達迪之死的功勞都會被記在特朗普的功勞簿上。

□任孟山(專欄作家)

編輯:狄宣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快赢48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