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霸凌每一起個案都讓人揪心,誰來保護“少年的你”?

原標題:校園霸凌每一起個案都讓人揪心,誰來保護“少年的你”?

目前依據我國刑法,未滿14周歲,不予追究刑事責任。而最近一段時間,這一規定再度引發全社會關注,降低刑責年齡的呼聲不絕于耳。昨天,十三屆全國人大第十四次會議分組審議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時,對此展開了討論。

近年來,未成年人犯罪,呈現低齡化、成人化、暴力化的趨勢,極少數未成年施暴者,對陌生人、同學甚至家人痛下殺手,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工作遇到了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對此,修訂草案堅持源頭預防、綜合治理,強化家庭監護責任,充實學校管教責任,夯實國家機關保護責任,發揮群團組織優勢,推動社會廣泛參與。提出實施分級預防、細化教育矯治措施。那么,分級預防如何進一步完善?“嚴重不良行為”到底該如何有效矯治?降低刑事責任年齡能否解決未達法定刑事責任年齡未成年人嚴重犯罪問題?

降低刑責年齡有用嗎? 你是否支持?

近年來,14歲以下未成年人嚴重暴力犯罪的事件時有發生。

周敏委員: “事實上,近些年來,不時有14歲以下未成年人殺人、強奸、還有一些其他嚴重暴力犯罪的案件。這些人中,有的人公開揚言說自己不滿14周歲,不會承擔刑事責任,所以殺了人也沒有關系。建議對未成年人嚴重暴力行為的情況予以高度關注。”

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廣州中院少年家事審判庭庭長陳海儀則用一組數據進一步說明了未滿14周歲未成年人涉刑事案,以及未成年人犯罪問題應該引起全社會高度關注。

陳海儀: “在我們廣州市,從2019年1月1日到8月31日,未滿14周歲的未成年人涉案,因為他年齡不到,實施了八類嚴重案件的,殺人、故意傷害、強奸、搶劫、販毒、放火、爆炸、投毒的孩子,有57人,已滿14周歲未滿16周歲未成年人涉案人數達到256人,這兩類人群加起來已經有了313人。由于廣州是流動人口比較多的地方,所以這些孩子很多不是在校的學生。”

目前,依據我國刑法,未滿14周歲,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周敏: “比如說,民法通則規定的具有限制民事責任能力年齡是10歲,在制定民法總則的時候就降低為8歲,降低了2歲,刑法是不是相應地可以修改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或者屢教不改又實施極端殘忍行為的未成年人,我們對他們是不是還要與其他未成年人一視同仁地保護?”

與會者中立刻有人反對,認為簡單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以成人的標準衡量未成年人的行為,本身就是對未成年人的傷害。同時提出,降低刑事責任年齡到12歲,11歲、10歲實施殺人等嚴重暴力行為,怎么處置?

呂薇委員: “新的形勢下,要對未成年人惡性犯罪加強懲處,要加大監護人的法律責任,同時要及早發現有不良行為、特別是有嚴重不良行為的未成年人,及早采取措施,加強教育、矯治和約束。”

大量案件表明,未成年人實施犯罪行為之前,多有不良行為或違法行為,且其早期不良行為或違法行為多數沒有得到及時有效的干預。修訂草案實施分級預防,細化教育矯治措施。將未成年人的偏常行為分為不良行為、嚴重不良行為、犯罪行為等由輕及重的三個等級。對于“不予刑事處罰”的情形沒有規定。依據現行法律,未成年人因不滿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他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嚴加管教;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由政府依法收容教養。但修訂草案刪除了這條規定。

杜玉波委員: “建議在不使用‘收容教養’表述的前提下,進一步明確對未成年人的犯罪管教辦法。對于這些需要收容教養的未成年人如何辦?我覺得需要在修訂草案中予以明確。嚴重不良行為未成年人和犯罪未成年人在行為性質等方面截然不同,都進入到專門學校會相互影響。”

依據草案,對未成年人吸煙、飲酒;多次曠課、逃學;無故夜不歸宿、離家出走;沉迷網絡以致于影響正常學習和生活等不良行為,父母、學校要加強管教,情節嚴重或拒不改正的,學校可以根據情況予以紀律處分。而未成年人如果有“嚴重不良行為”,則可能被送到專門學校進行矯治。

杜玉波: “建議規定專門學校特殊情況強制入學。以解決實踐中一些父母不愿意將已具有不良行為的未成年人送到專門學校矯治的問題。”

校園霸凌引關注,

誰來保護“少年的你”?

除了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昨天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還分組審議了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這一問題,也備受關注。比如,最近,電影《少年的你》在全國上映,再一次將校園霸凌話題帶入公眾視野。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去年發布的《校園暴力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校園暴力案呈逐年下降趨勢,2015年全國法院一審審結校園暴力案1000多件,2016年、2017年分別同比下降16.51%和13.37%。其中,11.59%的案件受害人死亡,但是每一起個案都讓人揪心。

修訂草案對社會廣泛關注的未成年人家庭監護、校園安全、人身權益受侵害、網絡沉迷等問題作出積極回應,新增“網絡保護”和“政府保護”專章,在哪些方面完善了規定?與會者提出了哪些修改建議?

監護人監護不力,甚至監護侵害;校園安全和學生欺凌問題頻發;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從業人員性侵害、虐待、暴力傷害未成年人問題時有發生;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特別是網絡游戲問題觸目驚心;對刑事案件中未成年被害人缺乏應有保護……當前,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面臨的問題復雜多樣,需要推動未成年人保護法治化走向更高水平。

龐麗娟: “這個修訂草案基于國情和現實需要,問題導向突出,新增內容比如增加了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則,新增了政府保護、網絡保護兩章,加強了家庭保護,完善了學校保護,充實了社會保護,符合未成年人成長規律,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

修訂草案對社會廣泛關注的未成年人家庭監護、校園安全、人身權益受侵害、網絡沉迷等問題作出積極回應,對于新增“網絡保護”,與會者認為非常必要。

呂薇委員: “當前,我國的經濟社會面臨數字化轉型,法律如何回應網絡世界中未成年人保護的問題、如何讓出生于互聯網時代的數字兒童健康成長,成為本法修法的一項重要議題。”

修訂草案規定:“家庭、學校要采取措施,提升未成年人的網絡素質”。“各級政府應加強未成年人網絡素質教育。”呂薇委員建議,應該在總則中做頂層設計。

呂薇委員: “基于未成年人保護面臨的網絡素養的內容,家庭教育指導缺乏的問題,應該從國家頂層設計的角度明確教育行政主管部門負責網絡素養、家庭教育在內的教育規劃的研究,并制定相應的規劃,為監護人、學校和各級政府保護未成年人提供內容支持。”

修訂草案規定:“對未成年人使用網絡游戲實行時間管理,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呂薇委員建議將網絡直播短視頻納入其中。她分析了網絡直播短視頻對少年兒童的影響:

呂薇委員: “一是內容低俗色情問題;二是模仿危險行為問題;三是受到社會廣泛關注的網絡沉迷問題等。總體來看,不管是從用戶規模、使用時間的維度比較,還是從內容負面影響、時間沉迷等角度考慮,網絡直播短視頻已經超越了網絡游戲,應當納入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網絡保護的規定中予以監管。”

修訂草案確立國家親權責任,明確在未成年人的監護人不能履行監護職責時,由國家承擔監護職責。

周敏委員: “國家臨時監護、國家長期監護、中止監護人資格由國家進行臨時監護、撤銷監護人資格由國家進行長期監護。”

修訂草案增加了“政府保護”專章,馮軍委員分析:

馮軍: “實際上是更加突出了政府在未成年人保護過程中應有的地位和作用。現行未成年人保護法把政府保護的職責分散在各章之中,這次把政府保護相關的條文集中到一章中作出規定,應該講是強化了政府在未成年人保護中的責任擔當。”

中央國家機關當中二三十個部門都和未成年人的保護和犯罪預防工作相關,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委員孫憲忠提出,應該將“政府保護”的責任列清楚,才能落到實處。

孫憲忠: “很多地方提到‘有關部門’的概念,但是法律條文中恰恰是未成年人保護中的‘有關部門’一直不明確。這是這部法律修改要解決的比較大的問題。”

央廣記者:孫瑩、侯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快赢48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