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不遠,就是家鄉:為了歸來,它們已經跋涉20000公里,繞了半個地球!

原標題:前方不遠,就是家鄉:為了歸來,它們已經跋涉20000公里,繞了半個地球!

自然派詩人荷爾德林曾言:“人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

但我們仍無比向往天空,期待如鳥兒一般遨游于天地之間,逍遙自在。

當鳥兒用羽翼去實現夢想,翱翔在我們無法憑借自身所企及的天空,我們應該賦予它們怎樣的贊歌呢?

每年秋天,出生不久的北極燕鷗就要離開自己甚至還未熟悉的家鄉,跟著親人們一起從北極飛往南極的浮冰區過冬。南北兩極遷徙最短的距離約為20000公里,為了順應風勢,它們所選定遷徙路線比直線往返兩級要多出一半的距離。翌年春天,它們又一定會匆匆啟程,橫跨北大西洋,再度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北極。

△ 北極燕鷗

鳥類的生命一般只有十幾歲,而北極燕鷗平均能活到25歲,如果問它長壽的秘訣,它一定告訴你:生命在于運動。它們平均每年往返遷徙的距離70900公里,最大可達81600公里。這種個頭只比麻雀大一點的小鳥(成年北極燕鷗身長33-36厘米,翼展76-85厘米,體重80-120克)一生之中遷徙的距離約240萬公里,相當于從地球到月球往返3次,是迄今為止為任何動物記錄的最長的遷徙。

許許多多類似北極燕鷗的候鳥,沒有彩排,沒有探路,便開始了生命中的第一次遠足。而這個世界,等待它們的是挑戰與未知,只稍一個不小心,這趟旅程就會成為他們短暫生命中的最后一次飛翔。旅途是漫長而讓人無助的,需要堅韌以及不回頭的執著前行。這事關生存,艱難而殘酷。

你可能會問, 只需要不回頭的飛行就可以了嗎?

當然不是。

這個回答源自紀錄片《遷徙的鳥》。這部曾獲凱撒最佳剪輯獎、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提名、豆瓣評分9.1的片子為我們講述了一個候鳥遷徙的故事,也是一個關于回歸的承諾,故事的主角是憨態可掬,形態各異的鳥。它們帶我們飛過大海,飛過雪原,飛過高山;它們用振動的羽翼向我們詮釋飛翔,詮釋執著,詮釋溫情,詮釋生命。

△ 《遷徙的鳥》,導演 雅克·貝漢 ,法國 /豆瓣截圖

導演雅克·貝漢用鏡頭捕捉到生存的本能和希望的動力,他帶著觀眾近距離的走進鳥群,深入鳥的靈魂深處,讓觀眾一次又一次萌發了觸摸鳥兒的愿望,面對詩一般的畫面,聆聽著大自然的聲音,為觀眾心中留下了永恒的奇跡。

在中國,有一座巨大的山峰,珠穆朗瑪峰,它海拔8844.43米,是世界第一大峰。每年的十一月初和翌年三月中旬,都有一群蓑羽鶴不畏艱辛也要飛越珠峰。國慶檔電影《攀登者》開篇畫面中成群結隊的鳥兒密密匝匝從珠穆朗瑪峰上空飛過,影像中的鳥兒“攀登者”便是蓑羽鶴。

△ 蓑羽鶴

蓑羽鶴是現存十五種鶴類中最小的一種,成年蓑羽鶴的身高約98厘米,體長約76厘米,成年體重約2千克。臨近珠峰時,強大的氣流逼迫蓑羽鶴原路返回,它們相擁在山腰上,度過寒冷的夜晚。新一天蓑羽鶴再次披掛上陣, 沒有得到任何食物能量供給的它們,每一次扇翅都艱難無比,這樣的沖刺甚至要持續幾天。

△ 蓑羽鶴 飛越珠峰 / BBC《我們的地球》

在BBC紀錄片《我們的地球》中曾記錄一次6000 多只蓑羽鶴遷徙過珠峰,有 4500 只因體力不支墜入萬年冰澗、或喪生在金雕的利爪下。自然選擇,成就了生命的壯舉。

如同蓑羽鶴一樣,自然界每年遷徙的候鳥數量眾多,真正到達目的地的,也只是一部分,在途中,它們會遭遇各種不測,各種自然或人為的原因,讓每一種候鳥家族中的成員損失一部分,剩下的,仍舊遵從使命,接著往前飛。

△ 大海上,在沾滿污水的輪船浮木中暫時歇腳的鳥兒

它們走過泥濘的沼澤,穿過暴雪的天氣,不曾停留。又在陰冷的海風中奮力前行,在滿是污水的工業區稍作休息,就接著趕路。它們死于各種原因,槍聲響起,一只只候鳥從天上掉下來,離開他的同伴,而陸地上,早已等待著獵人去收檢他們的尸體。還有那些深陷在淤泥中的候鳥,自此,再也飛不起來。

成群結隊的鳥,從北歐飛往非洲,然而很多鳥,沒有完成它們的旅行。這只翅膀受傷的黑浮鷗,已經不再能飛起來,它面對著成群結隊的捕食者——螃蟹,而素手無策。

△ 將被螃蟹吃掉的黑浮鷗

歷盡千辛萬苦,候鳥們終于到達了熱帶,這里聚集了大量的鳥類,它們旅途中的苦難,也算告一個段落,該輪到湖里的魚發愁了。

還有這只紅蛇鵜,這條魚插在它尖尖的喙上,折騰半天才吃進嘴里。

△ 嘴巴被魚掛著的紅蛇鵜

熱帶雨林里還有一件事情在發生,一艘偷獵者的船上裝著各種野生動物,其中一個籠子里有一只藍翅金剛鸚鵡,它自己將籠子打開,成功逃脫出去。

△ 正在用嘴巴越獄的藍翅金剛鸚鵡

而剩下的生物,將會被迫離開這里,送到世界各地,等待它們的是未知的命運。

南極圈內,那些常年盤旋于南極大陸上空的海鳥在巖石上筑窩。而身為遷徙一族的企鵝們,也通過不懈努力游過了冰冷的海水,來到了島嶼之上,準備生出它們的寶寶。

△ 逆流而上,準備上岸繁衍后代的鳳冠企鵝

養活一個孩子,哪有那么簡單呢?它們要抵御寒冷的氣候,更要時刻警惕那些四處偷襲的捕食者,還有爭搶的同類。一對王企鵝夫婦剛出生的孩子,被巨鹱捕食,導演沒有給我們看巨鹱怎樣吃掉這只小企鵝的,但是我們看到了它滿臉的血。企鵝夫婦沒能保護好寶寶,仰天長嘯發出悲鳴。

△ 失去孩子,仰天長嘯的企鵝夫婦

鳥兒在雪崩之前離開雪山,在獵人的子彈到來前離開地面。在黑夜來臨前,找到一個暫時停留的地方。然后,在天敵的窺伺下過活。而那些安然被人類馴服眷養的鴨子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了解,那飛翔中的暢快以及美好的。盡管,它們的目光中帶著無比的向往。

“候鳥們帶來了春的信息,天空中,歸來的承諾得以兌現。”生存其實就是這樣,悲苦中帶著那么點欣慰。

日復一日,冬去春來,又是一年的遷徙,候鳥們又從南飛回北,接著從北飛到南,不停歇,不放棄。

這就是候鳥們的遷徙,它們一路的艱辛讓大家產生敬畏,也讓那些常年在外漂泊的游子們、每逢佳節從千里之外歸家的我們感同身受。愿我們在困難時,也如同候鳥一般堅韌,風雨無阻地努力向目的地奔去。走出去,哪怕千難萬險,風雪中我們變得強大。走回來,哪怕千辛萬苦,也不忘卻自己的家。

文/劉珊珊 審/任慧

資料來源:

法國紀錄片,《遷徙的鳥》

BBC紀錄片,《我們的地球》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森林與人類雜志《鳥的遷徙:大地的生命奇跡》

電影搜羅,《鳥類遷徙:自然的奇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快赢48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