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馬達加斯加?

原標題:什么是馬達加斯加?

干燥、酷熱的非洲,

是名副其實的“動物世界”,

從小到大從天上到陸地的各種動物數不勝數。

大概每年的9、10月份,

是非洲的干旱季節。

就在這短短的兩三個月時間,

成千上萬的動物會因為尋找水源、捕食、繁殖等原因,

上演聲勢浩大的大遷徙。

而在電影《馬達加斯加》中,

位于非洲東南海面的馬達加斯加島,

成功吸引了星球上各種動物,

不遠萬里前往這個夢想之地。

狐猴身上的飛蠅撲哧作響,

害羞的壁虎、巨大的飛蛾……

伙同其他自然界的“怪物”們在馬達加斯加鼓噪著。

這片“遺世獨立”的土地,

正向你娓娓道來它的奧秘。

//

? 夜的第一章——神奇動物出沒

//

故事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

1億6500萬年前,

地球的板塊漂移愈演愈烈,

這片土地因此告別了非洲及印度洋板塊,

最后停留在非洲東南方的印度洋上。

在板塊俯沖的巨大能量下,

巖漿在地下深處不斷積聚,

直至沖破地表、噴薄而出,

冷凝后形成的火山巖附庸著全島。

板塊運動也造就了截然不同的地形景觀,

馬達加斯加島中央部分平均海撥800-1500米,

通常被稱為中央高原;

察拉塔納納山主峰馬魯穆庫特魯山位于高原的北部,

海撥2876米,為全島最高點;

東部為帶狀低地,

多沙丘和瀉湖;

西部為緩傾斜平原,

從500米高原逐漸下降到沿海平原。

獨立為島后,

一些古老的動、植物群就此與世隔絕,

在這個被時間遺忘的孤島,

走上了獨自進化的道路,

而它們在大陸的同類卻逐漸消失了。

因此,馬達加斯加是地球上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地區之一,

也是全世界特有物種最多的國家之一。

這個島上有著迥異的生態環境,

不同的生態環境又有著各自獨特的物種組成,

可以說是生物演化的活教科書。

奇靈地保護區位于馬達加斯加西海岸,

從海岸線上向內陸延伸,

動物們在最后一片干燥的落葉林上建造了自己的家園。

這里有八種狐猴,

其中一種在認出同類時肚子就會咕嚕作響。

這片森林中,

還能看到狐猴唯一的天敵:

瀕危動物馬島獴。

在奇靈地矮小的灌木叢中,

樹干粗大、樹頂呈紡錘形的猴面包樹是馬達加斯加的“森林之母”。

可惜幾個世紀以來,

由于濫砍濫伐和農業的發展,

猴面包樹的數量驟減。

奇靈地向南約40公里處,

猴面包樹大道莊嚴地提醒著人們遺落在記憶中的過往。

清晨,濃霧彌漫,

立在道路兩旁那20多棵已有600年歷史的猴面包樹只留下模糊的剪影。

深情營地位于奇靈地和猴面包樹大道之間的森林中,

木頭平臺上有寬敞的帳篷。

營地周圍有兩棵相互依偎的猴面包樹,

這也正是“深情營地”這一名字的由來。

深情營地是逃離一切的隱居之所:

在帆布帳篷中聆聽森林的聲音,

在私人露天浴室淋浴;

日落之后,還可以在員工的帶領下,

尋找伯特狐猴(世界上最小的靈長類動物)和其他夜行動物的身影。

位于中央高原的鯨基貝馬拉哈國家公園是大多數人長途跋涉的原因。

國家公園分為小鯨基和大鯨基,

小鯨基就在公園管理處北邊不遠處。

大約1.5億年前,

這里是一片汪洋,

海水退去后,

留下的是石灰巖山峰和洞穴的奇觀異景,

早已滅絕的海洋動物的化石還能在石頭表面看到。

在過去的幾個世紀中,

巖石上已經增添了新的裝飾:

絞殺榕的藤蔓爬滿了石頭,伸入裂隙之中;

深色的水池里藏著鰻魚和螃蟹;

石柱間掛著金絲圓蛛的巨大蛛網。

一系列繩索、梯子和橋梁可供游客通過使用,

之后就是曲折的小路,小路周圍都是巖石,

有的空洞很深,終年不見陽光;

有的地方是觀景臺,建在石柱上,

勉強維持平衡,看起來很危險。

在小鯨基爬山權當是活動下筋骨,

為16公里外國家公園的第二段行程做準備,

大鯨基才是重頭戲。

剛開始穿過叢林的那段路很好爬,

遠處傳來狐猴的叫聲,在樹間回蕩,

還有黑色的鸚鵡從頭頂上飛過。

然而,這只是假象。

突然出現的懸崖阻斷了小路,

站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到懸崖頂。

巖石表面敲進去不少釘子,

一路向上,釘子之間有粗鋼絲相連。

巖石有60米長,

人們得不斷解開卡扣、扣上卡扣向上走,

還得在鑿進石灰石狹窄的石階上踩實才行。

到了頂上,

大鯨基的全貌才得以展現,

山峰擋不住視線,

極目遠眺,可以看到森林。

國家公園剩余部分得花幾個小時才能走出去,

不僅要從巖石間滑過,

還要走過吱吱作響的繩索橋,

下降到大型山洞中,

再爬行穿過隧道才行。

馬達加斯加中部高原氣溫較低。

大朵大朵的云彩飄在長滿桉樹、美國楓香、杜鵑和木蘭的山間。

樹枝上掛著一顆顆水滴,

準備“嗒”地一聲,

落在潮濕的地面上。

在滴滴答答的聲音中,

夾雜著樹蛙咕咕呱呱的叫聲;

樹冠之下,還有葉尾壁虎和長腿蜘蛛作伴。

當地人管大狐猴叫“巴巴庫托”,

也就是“人類之父”的意思。

他們相信,很久之前的一天,

大狐猴救下了一個在森林里迷路的小男孩。

因此,他們會永遠照顧大狐猴。

大狐猴是馬達加斯加最大的靈長類動物。

在安達西貝·曼塔迪亞國家公園住著一些大狐猴,

雨林中經常能聽到它們確定領地時的叫聲,

聲音甚至能傳播到1600多米外。

現在要想看見大狐猴有點難,

好在安達西貝還有其他令人終身難忘的事物,

面部多毛、四肢呈棕色的冕狐猴就是其中之一,

全國上下只有這里還有它們的身影;

此外,還有體型怪異的長頸象鼻蟲,

頭部加上細長的頸部是紅色身體長度的四倍;

毛茸茸的竹狐猴正忙著把竹葉從竹枝上弄下來;

而馬達加斯加樹蚺卷在黑黃檀樹的樹枝上,

藍色的舌頭在黑色的眼睛下快速吞吐著。

天空中掛著半輪月亮,

皎潔的月光灑在森林上。

螢火蟲在樹林里忽隱忽現,

樹枝在地上投下黑色的影子,

風吹動樹枝,影子也隨之擺動。

除了2公里外印度洋海水拍打東海岸的微弱聲音,

四下一片靜寂。

要想看到渴望見到的東西,

可得在黑暗中等好久。

它出現的時候悄悄的,

像噩夢中從陰影里爬出來的怪物,

忽然就出現了:

奇怪的紅色斗雞眼,

斑駁的皮毛,

臟乎乎的黑色大耳朵,

歪歪扭扭的牙齒,

還有嘶嘶的呼吸聲。

夜狐猴長長的手指伸進一顆椰子里,

把里面的椰肉挖出來塞進嘴里,

大聲嚼著。

夜狐猴的樣子丑陋不堪,

但非常稀有,

人們一度以為它們已經滅絕了。

如今,夜狐猴仍是瀕危動物,

在馬達加斯加東部的小島上受到了保護。

夜狐猴嚇人的長相與棲息地潘加蘭水系周圍美麗的景色一點兒都不搭,

一系列自然水道和人造水道沿著海岸線延伸了600多公里。

運河開鑿于19世紀,現在仍非常繁忙。

黎明時分,

寬底貨船會滿載木炭、木頭和旅人蕉的扇形葉子到大城市圖阿馬西納去。

漁民們劃著獨木舟出海,

拉上漁網,看看捕獲的羅非魚。

一個橙色混著藍色的身影出現了,

那是馬達加斯加魚狗,

它來是要叼走一條魚的。

狹窄的水道上,

小船滑過靜靜的水面,

岸上的植物在水上投下完美的倒影。

兩側的河岸上長滿了像是史前栽種的露兜樹,

運河漸漸變成寬闊的河流,

水面不再如之前般平靜。

終于,眼前出現了一片大湖,

湖邊就是沙灘。

偶爾,狐猴們會來湖邊喝水,

美到令人窒息的日落即將出現,

天空變幻的粉色、淺紫色、金色交替出現在湖面上。

//

? 白日無焰火——貧困而樂觀

//

時間塑造了這片土地上的一切,

既粗獷如險峰,

又溫柔似流水,

這是屬于馬達加斯加的獨特氣質,

但這遠非全部。

人們總說,光鮮的背后是不為人知的苦難,

這片土地也是如此。

公元前350年到公元550年間,

少數來自東南亞和大洋洲上的印度尼西亞人、婆羅洲人,

乘浮架獨木舟而至,

這也是為何它成了非洲唯一的黃種人國家。

公元1000年左右,

來自不同地區、種族的人群陸續移居此地,

在這里過著長期的原始生活,

過日子的方式很落后,

也就是修修梯田種種水稻,

對島上生態的影響還算有限。

并且,對岸的非洲大陸也一直是原始社會,

戰略位置上也沒什么“存在感”,

爭奪與否絲毫影響不到世界政治格局,

大航海時代后的幾個世紀,

殖民者們未曾徹底染指這里。

偏安一隅并不能安享太平,

該來的還是要來,

十九世紀的全球殖民風暴,

馬達加斯加怎能獨自缺席?

早在十九世紀初,

也就是嘉慶殺完和珅之后,

馬達加斯加就已是一個王國。

馬達加斯加國王拉達馬一世四處征戰,

基本統一了諸侯割據的馬達加斯加島。

之所以說是“基本上”,

因為在沿海,還有法國的幾個據點,

比如在1642年占領的多凡堡。

法國把多凡堡當成進入馬島的跳板,

一步步蠶食馬達加斯加。

1885年,除了中法之戰,

還有一場法馬之戰,

馬達加斯加輸掉戰場,

向法國割地賠款。

一年后,馬達加斯加徹底淪陷,

成為法國殖民地。

殖民統治建立后,

法國人大搞經濟破壞,

把馬達加斯加當成了自己的原料后院,

占據大量耕地和森林,

進行無限制的掠奪,

并對反抗的馬達加斯加人進行大殺戮。

馬達加斯加經歷了將近70年的殖民時期,

終于在20世紀中葉正式脫離法國的統治。

被法國搶劫這么多年,

馬達加斯加經濟相當薄弱,

幾乎沒有工業,還得靠天吃飯。

馬達加斯加現在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人均GDP不足400美元,

2400萬人口中大多數日薪不到2美元。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數據,

91%的人口每天的生活費用不到14元錢。

聯合國聲稱,

在南部,大約有一百五十萬的人口因為極度干旱而面臨食品安全的威脅。

國家如此窮困,那些動植物過得又會如何?

在馬達加斯加,

人類摧毀原始森林的速度快得驚人。

由于農業不發達,

長期以來當地居民都靠刀耕火種開墾土地,

中部的亞潮濕森林早已被砍伐殆盡,

生態環境完全改變,

從森林變成了草原。

東部的潮濕雨林也沒能逃過一劫。

大面積的原始林被砍伐后種上桉樹,

用以提供生火必備的木炭,

而桉樹林下的植物物種非常貧乏,

也少有動物在桉樹林中定居。

大部分原始林都是在近現代消失的,

有40%的原始林都是自1950年到2000年這短短50年內被毀滅的。

現在,馬達加斯加只剩下約10%到20%的原始林,

而這僅剩的原始林也正在以很快的速度消亡。

盡管自然資源豐富,

比如鈦、鎳、銅和珍稀的寶石都被過度開采,

森林退化的現象日益加重,

這也導致島上獨特的紅色土壤像血一樣流入大海,

生態系統的歷史證據被破壞了。

因為貧困,城市的發展受到限制——

當人們爬到首都塔那那利佛最高的山頂看夕陽的時候,

背后有人在虎視眈眈地伺機扒竊。

而在偏遠的鄉村,

馬達加斯加人則要友善得多,

也對它們的文化表現出極大的自豪。

馬達加斯加整個國家的一大支柱產業就是旅游業,

而這里的旅游業又可以等同于生態旅游業。

馬達加斯加沒有特別多的人文古跡,

絕大多數游客都是去看自然風光和野生動植物的,

所以當地的生態旅游業非常發達,

而這也導致居住區和旅游區的景象天差地別。

拋開岌岌可危的政治環境和最近一次發生于2009年的政變,

馬達加斯加充滿了樂觀主義。

新的投資不斷涌入,

包括數千萬元建造的奢華度假村Miavana,

它在Nosy Ankao小群島的東北部,

每晚人均約¥17500。

在這里,人與自然的距離總體來講還是保持得很好。

人們不會過分打擾出現在身邊的野生動物,

長久以來這些動物也找到了和人類共存的方式。

在酒店里最常見的爬行動物——腰紋日行守宮,

大部分個體完全不怕人,

而且集中生活在人類聚居區。

它們的習性很有意思,

看見人類靠近后不會先閃躲,

而是扭頭看看你在干嘛,

如果你繼續靠近,

它們才會象征性地躲一下,

幾乎可以說是無視你的存在。

在真正到馬達加斯加之前,

人們無法想象如何僅憑生態旅游支撐整個地區居民的日常生活,

并且可持續地發展下去。

這里的生態旅游已經成為了一個完整的系統,

使來訪者對于這個聽起來有點過于樂觀的人與自然共存的方式,

有了一個更具體的概念。

這種人與自然相處的方式非常難得,

希望在馬達加斯加僅剩的幾片原始林中,

這個難得的關系還可以繼續保存下去。

參考丨物種日歷、孤獨星球

撰文丨腿毛幽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快赢481开奖结果